詩巫京菓商公會

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後,日軍南侵,砂拉越拉者王朝在毫無抵抗的情形下自動棄守砂拉越而逃往英國,於是本邦淪於日本軍國帝國主義者鐵蹄之下,備受蹂躪。一九四五年,日本侵略者被打垮投降後,砂拉越不但沒有光復,即更淪為英帝國主義者的殖民地,並延續日本侵略者嚴格管制食糧及必需品制度。當時唯一商業團體機構“中華商會”,由於控制在一部份人的手上,根本是名存實亡,未能替廣泛商家請願。一般商家均感到困難重重無法得到解決,為圖自救生存,經營京菓什貨商家乃分期籌組京菓商公會。經過多次運動後,於1946年正式獲准註冊成立,並推選美利公司江常光先生任第一屆主席。

因我會會所在1961年期間受到火患波及,一切檔案文件都被大火吞噬,所以在此之前一段歷史無從稽考,只從一些前輩口中轉達得到片段事略:

(一)1950年間白糖事件
事緣當時本市奸商與英殖官員暗中勾結壟斷白糖(屬於當時統制品之一)銷售權,以卑陋手段牟取厚利。詩巫區人民均受其害,我會領導者為維護會員利益展開一場你死我活前所未有白糖事件鬥爭。結果上訴至高庭而獲得最後勝利。

(二)營業牌照稅
在五十年代初期英帝國主義者為挽救戰後支離破碎的英國經濟,無理向其被統治的殖民地商人抽取苛捐雜賦,重徵本市商家牌照稅,每家每年必須繳納二千元,因而激起全體商家極大憤慨。我會聯合其他途商公會通過書面向當局表示抗議及要求取消牌照稅。經過數次請願與交涉被否決後,於是聯合號召全體商家起來罷市抗議,直到當局給予合理答覆為止。罷市一直延續十天,英殖政府為緩和民眾激動情緒,不得不低頭,改徵每名商家每年繳付$360。

自我會成立至今共歷五十屆,根據1962年以後所存檔案查考,我會活動林林總總,不計其數。今選其大者臚列於下:
(1)在1962年間由於受到治安不寧影響,當局強制商家將所存的竹炮全部繳交警察署,雖諾許按價償還,但事經多年一如石沉大海,至1965年執委會議決通過向當局提出賠償要求,可是竟無法取得分文賠償,我會在無可奈何形式之下只好放棄爭取。

(2)關於政府配給食米問題上,時常發生爭執,因為稻米局很常將不新鮮的米售給商家。雖然經過多次交涉,並要求由出產地直接輸入供應,但是都沒有得到徹底的解決。在1967年竟以囤積過久臭氣難聞的一萬包吉打米,由吉隆坡運來詩巫分配給商家,我會認為此米造成會員很大損失,對人民健康也會產生嚴重不良後果。我會不但提出堅決抗議,並派遣代表進謁有關當局,要求立刻制止將臭米繼續分配給商家,並尋求解決一時米糧短缺辦法,經過一系列交涉後,當局承認此米實是有礙人民健康,同意將臭米運返吉隆坡另輸入新鮮食米補充之。於是一場臭米風波就此告一段落。

(3)我國政府為貫徹米糧自供自給政策,而採用米“固打”制度。這種為人民為國家的良好長遠計劃,原是無可厚非。但是當本國食米還未到自供自給程度時,操之過急未免會促成市面食米青黃不接,使到行情極為紊亂。幾經我會多次上書陳情,請求政府暫緩“固打”措施。但是都沒有得到解決辦法。在這樣“僧多粥少”食米配給制度下,影響我會會員米商與會員零售商之間的團結,甚而互相對壘日益嚴重。解決及彌補這反常現象,我會實心有餘而力不足的感慨。於是在一九七四年間他們各自成立米商公會與零售商公會,雖然現在他們已另起爐灶,但仍與我會繼續保持友好關係。

(4)我會在成立之初所定的章程比較簡單及籠統,在經過五十年後的今天,環境不斷轉變,會員人數不斷增加,對原有章程已感到不符實用。於是在一九七三年會員大會上經過一次修改章程運動,現有我會章程即是經過修改後的章程。

(5)對於碼頭工友及海港局方面,我會曾不斷保持接觸。在碼頭工友工價與改善服務方面,雙方都能在坦誠與友好基礎上交換意見而達致諒解。至於海港局在成立之初,工作沒有上軌道,效率差強人意,有許多問題雙方往往發生爭執,諸如貨物破損,失落及錯誤等事件。我會聯合其他途商公會通過詩巫中華總商會不斷交涉及糾正工作偏差,雖然有時會有不愉快情形發生,但對海港局工作效率提高,我會起著一定的督促作用。

(6)在教育方面,我會為華裔商家公會注重華文教育是我會應有責任,雖然無能起帶頭作用,但也絕不落人後,在一九六八年執委會通過議案全力支持籌辦“獨大”,一九七八年響應“獨立大學有限公司”號召全國社團蓋章運動向最高元首請願恩准創辦“獨大”。一九七七年執委會通過議案呼籲會員為保存華文獨中,慷慨解囊捐助,並儘量吸華校離校生給予就業機會。

我會在此不長不短五十年之間,除較重要如上述外,上有很多不能一一言盡於此。瞻望我會前程尚多崎嶇,希日後當選執委更任勞任怨,力負重擔,會員們緊密團結,則本會不但能保留長存,而也不負前人一番創會苦心。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