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巫零售商公會

簡史

詩巫零售商公會成立於一九七三年,迄今已有三十九年之久,本會之組織乃為維護會員利益與促進團結合作為宗旨,一直以來皆竭盡所能為會員爭取權益,尤值告慰的是,本會屬下會員在政府連續增稅的情況下,皆抱著克已公道的價格服務大眾消費人,既能乘機抬高物價,甚至在政府提高一些物品的入口稅後,存貨仍照舊售出,絕不囤積居奇,伺機牟利,雖然某些物品受固打限制,會員商家都設法,甚至甘蒙損失,僅為爭取到足夠貨品供應市場,對各方顧客一視同仁,公平交易的崇高商譽更備受各界讚揚。

我會的性質與京果商公會有很多相似之處,即是,該會會員有者為入口批發商,有者是零售商,由於彼此商業利益屬於不同地位,矛盾與摩擦在所難免,最終遂形成壁壘。

人為因素造成貨供不濟,時有發生,諸如一九七二年間,白米及白糖等貨供不足,貨價不穩,零售商生意受影響;同時小販問題日趨嚴重,非法商業活動比比皆是,使零售商愈陷困境。京果商公會想協助處理這些問題也感乏力,愛莫能助。於是零售商們咸認為為由組織一個真正零售商公會,方能為零售商爭取本身的利益,在一九七二年底俞賢舉,潘盛華,黃大亨,范培堯,王連福,陳世坤等人發起籌組詩巫零售商公會。由於當時情緒高漲,所展開的籌組工作極為順利,全市零售商幾乎皆參加成為會員。至一九七三年六月廿五日獲政府批准正式成立,並推舉俞賢舉先生為第一屆主席,其時商號會員約百名。

我會成立後即積極展開會務,並向稻米局交涉,前後多次要求直接分配足夠數量的米和白糖給零售商以免除遭受中間人在價格及貨供上的操縱,並期冀能惠及廣大消費人。這些交涉也取得一定的成果,同時也紓解會員們一時之急。

我會領導人意識到,長此下去貨供及價格受人制肘,對會員及消費者都甚為不利,遂倡議統籌統辦統銷方式。在一九七四年六月廿九日註冊成立「詩巫零售商聯營有限公司」,股東成員均屬會員,同時也分擔本會一部份的工作,即是代替我會向有關方面爭取鴻頭稅貨供。遺憾的是,在政府不合理的米「固打」制度下,將我會全力支持的聯營公司的要求置之不顧。唯白糖已取得西馬廠方同意給予直接供應。此聯營公司歷年來都陸續從外地輸入各種必需品,並以最低位利分給會員,股東者。

我會初創時,註冊地址為詩巫浮羅路門牌四號二樓,後改為詩巫旦斯里路門牌廿一號底樓,其時公會經濟薄弱,沒有固定會所,成立之初都是借用他人地方召集會議,極為不便。在一九七七年,我會應詩巫中華總商會之邀,申請加入成為其團會員。既與詩巫京果商公會聯合捐獻二萬元,充作中華總商會大廈建築基金,同時獲得商會分配一間永久辦事處,並於一九七八年四月正式遷入辦事。當時因籌集捐款資金不敷,曾向會員預收六年月捐湊足此數目。

我會一貫立場,除照顧會員及消費者利益外,對國家,社會,華族的文,教,政,經等事業也不落人後。一九七七年十一月四日,執委會通過,決議支持創辦全國獨立大學,派出代表參加全國社團蓋章運動,向最高元首請願求恩准創辦獨立大學,使獨中畢業生有深造機會,一九七七年十二月廿四日,執委會通過議案,決定加入第三省華人社團聯合會,期望通過華團組織,匯集華人力量,在建國大業上做出貢獻。一九九三年中國華東水災,我會響應首相馬哈迪醫生的賑災呼籲,會員皆慷慨解囊,共襄盛舉。

我會會員最多時有近百名,唯時至今日僅存三十多名,主要是業務經營上受到百貨市場及小販競爭的影響,另一影響深重的因素是,租戶法令被取消後,業主的高昂租金逼使許多會員另圖別業或提早退出商界。雖然如此,我會會員仍然本著一貫的敬業樂業精神,誠信地為大眾消費人提供價格合理,經濟實惠的貨品,繼續在我國的經濟領域里扮演盡忠竭力的角色。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