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省同樂社

我們一提起同樂社,就自然而然地要連帶提起探花府。因為同樂社與探花府,實際上是一而二,二而一的。事實上是先有探花府,而後才發展成為同樂社。由同樂社的發揚光大,才襯托除探花府的神秘偉大。因此其密切的關係,是無法分開的。

墾殖先賢,遠涉重洋,開天闢地,創造第二家鄉,是曾經艱苦備嘗,心力交瘁的。在遭到無法克服的困難時,投訴無門時。每作搶地呼天之態,祈求神明庇知,渡過難關。這是人類把虛空的心靈,寄託於宗教的普遍心態。先賢們為使精神有所寄託,而把在祖鄉受供奉膜拜的神祗,攜帶到南洋來,設壇供奉膜拜。籍能得到神明佑護,而使事業順利,運途通暢,這是很自然的事,也就是探花府能在詩巫立足生根的主要因素。

同樂社雖然是正式成立於戰後的1952年秋,但它的歷史卻要從戰前的1938年所成立的探花府談起,主要是同樂社與探花府是二位一體的緣故。既然神明能保境安民,使人民安居樂業,所以每年例有酬神演戲,籍以答謝神恩,富有華族民間傳統藝術文化韻味的舞龍、舞獅、高腳團、戲劇團等的成立排練,主要用在酬神。因此,詩巫既然有探花府,就自然而然地,會提倡發揚具有民間藝術文化傳統的國粹,籍能相得益彰。

早在一九三八年時,首由黃賢梅,陳怡山,張理魁,黃景唐,陳瑞草,林良進,黃楝祥,江祥興,林唐妹,林金泉,江進斌,張永等人,供奉探花府元帥爺及觀音菩薩,設立神壇於打鐵街十八號二樓,(前瓊枝茶室樓上)並由黃楝祥老師父,擔任導演,訓練福州戲及京劇,團員十餘人,定名為工餘歌劇團,在每年農曆八月廿三日,元帥爺神誕時,演戲酬神,祈求四境平安,風調雨順。

在一九三七年七月七日,日本皇軍發動盧溝橋事變,強佔中國領土,造成中國的八年抗日戰爭,(戰爭開始於一九三七年七月七日,直至一九四五年八月四是日,日皇裕仁宣佈無條件投降為止)。在抗日初期,南洋各地的華人,紛紛設立籌賬會。籌款賑濟中國難民,詩巫華人也不落人後,設立籌賬會,華人個個慷慨捐輸,敵愾同仇。工餘歌劇團更首先響應,為籌款而舉辦義演,籌得為數可觀的金錢及物資,交由籌賑會匯寄回中國賑濟難民。在日本皇軍佔領詩巫時,所有以前籌賑會人員,都被日酋拘禁拷打,受盡折磨。出乎預料之外,工餘歌劇團人員,不惟未受拘禁拷打,尚且備受日酋志布州州長田伣同樂社的前身次郎的優待及賞賜。據張理魁老先生追憶稱:工餘歌劇團及高腳隊,曾接受日酋千田的邀請,遠赴古晉參加廣澤尊王神誕遊行,事後還得到優厚的獎賞。原來這是日酋的政治手腕,借重工餘歌劇團,作為他的粉飾太平的工具。工餘歌劇團團員們對於這種手段,當然心知肚明,但是逼於情勢,只得勉為其難地為日酋效力。

當時的工餘歌劇團,即改名為同樂社歌劇團,一方面避免被日酋清草舊賬的嫌疑,另一方面則取義於“獨樂樂,不如與眾同樂樂”的與眾同樂的至意。

探花府的興建

探花府於砂羅越光復後的一九四五年杪,遷移到育德區林良進住家,重新設壇,翌年,又遷移到李增成住家,每逢八月廿三日,元帥爺神誕盛會,善男信女踴躍參加頂禮膜拜,一時肩摩踵接,擁擠不堪,故李增成老先生遂倡議發動建廟計劃,提倡捐獻地皮,作為建廟地段,嗣由黃賢梅等人,在李增成先生膠園內丈量地段,測量約占八份地皮,遂即由江進斌負責建築一座木板以及紅柴瓦蓋頂的廟宇。當時只有正殿及後房(即現在廟址)。每逢元帥爺神誕盛會,都在此舉行慶祝聯歡宴會,及酬神演戲多日。因地方太小,只好在廟前搭建臨時戲臺,節慶過後,即加拆除,新嘉坡
福州班劇團,也曾在此地點演戲。一九四九年,因鑒於廟堂面積太小,又由江進斌負責在廟前建造二丈寬走廊,並懸掛同樂社招牌。

土產得價民物安阜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一九四五年九月)統治砂羅越達百餘年的布律克白色拉者王朝,將統治權轉移給英國殖民部,白色拉者王朝壽終正寢,而砂羅越遂成為英國殖民地的一部份。當時社會安寧,政治穩定,土產樹膠,胡椒價格暴漲,人民收益增加,生活程度提高,民安物阜,經濟起飛,再加上砂羅越本產木材,在國際市場上舉足輕重,促成木材的大量生產,更加刺激經濟,節節上升,一片風調雨順,國泰民安的昇平氣象。人人在飽暖之餘,都希望能得到可以調劑空虛的心靈,以及能夠滿足耳目享受的文娛活動,可是當時的文娛活動的設施卻非常缺乏。同樂社同人就在這個適當的時期,大力提倡文娛活動。因此得到很大的迴響,尤其以舞龍隊,舞獅隊,高腳團,話劇團,華樂隊等,富有華族民間優良藝術傳統的國粹,更不遺餘力的加以發揚光大,所以能得到多數人的支持與贊助。這就是同樂社在創立初期,能招收千餘名會員的最大因素。

大力提倡文娛活動

一九四七年,由已故陳英贈師傅擔綱訓練舞龍隊,並由陳師傅親自督制彩龍,參加遊行演出,高腳團在日治時期,即具雛形,至一九五零年,注入新血,擴大組織,使高腳團更加出色。

由鄭春虎老師傅擔綱訓練舞獅隊,鄭師傅苦心孤詣悉心教導,使舞獅隊員之進退旋轉,高跳,蹲伏的步法,能配合鑼鼓的音節,從而收到心神合一,進退隨規之妙,一九五五年農曆八月廿三日,元帥爺神誕時,第一次在探花府臨時戲臺演出時,獲得好評。華樂隊(鼓板隊)設立於一九四六年,主要在元帥爺神誕及農曆新年元旦時,高腳團參加遊行時演奏。

話劇團的組織,早在一九三八年成立的工餘歌劇團,即是同樂社話劇團的前身,其後在同樂社正式成立於一九五二年之後,即擴大組織,招收團員,並由陳坤華與黃念松,先後擔任導演,排練演出數十部劇集。最初的歌劇團,是以排演福州戲及京劇為主,從一九八一年起,由藍茂忠擔任文娛組主任時,即大力提倡排練黃梅調曲集。其他福州戲,各地歌等劇集,只占小部份而已。在巔峰時期,曾經嘗試拍攝古裝戲劇“雨淚情波”“燈馬開花”“金鳳釵”等三部電影劇集,演出頗受好評,但因經費及技術性問題而停止拍攝。

迎神賀歲多彩多姿

每逢農曆新年元旦及初二日,晚上都舉行迎春賀歲大遊行,而每年農曆八月廿三日,元帥爺神誕晚上也舉行迎神賽會,參加遊行隊伍有舞龍隊,舞獅隊,高腳團陸地行舟隊及花車隊等。在花車上搭建臨時戲臺,獻演話劇及歌劇等,由舞龍隊前導,探花府元帥爺三神轎押後,浩浩蕩蕩,多彩多姿,吸引成千上萬觀眾,摩肩接踵,填街塞巷,關上各種文娛項目,沿路掌聲雷動,為神誕及新年詳日,增添不少熱鬧氣氛。在新年初一及初二晚大遊行賀歲拜年時,由各商家所賞賜紅包,全數歸入探花府董事部,數目相當可觀。

一九五二年春,同樂社探花府曾受古晉廣澤尊王神誕籌委會邀請,遠赴古晉同申慶祝,團員百餘人,包括舞龍隊,高腳團,話劇團等隊員,除了參加廣澤尊王神誕遊行之外,據說尚在古晉快樂世界藝場內,連續表演七晚,博得好評如潮。

同樂社同人在提倡發揚華族民間藝術的傳統國粹方面,爲了貫徹目標,敢於犧牲精神,時間及體力。這是同樂社同人可以感到自傲的表現,同時也是其他社團所望塵莫及的。在同樂社創立以來,只有在一九六三年以後的一段時期,因環境因素的限制,而停頓了數個年頭。

一九五二年秋,同樂社同人爲了方便統籌管理,及複合社團法令的規定,遂發起組織詩巫同樂社俱樂部,擬定章程,即具函正式向政府申請註冊,蒙政府批准在案,即於同年農曆八月廿三日,元帥爺神誕盛會時,正式宣佈成立,會所設在諧街一號二樓(大綸布莊樓上),創立初期參加為社員者,多達一千餘名,情況熱烈。據老一輩社員追憶稱,在初成立的一二年內,因社員眾多,在召開社員大會時,曾假座當時新建成的皇宮戲院舉行,座無虛席,盛況空前,此為同樂社的鼎盛時期,由黃賢梅擔任首任主席,副主席陳木蘭,正總務池祥發,副總務方金木,正財政張理魁,副財政劉金官,正秘書黃秋官,副秘書石仲玉,正庶務張德壽,副庶務劉壽英,正交際姚其官,副交際陳坤華,正文娛黃念松,副文娛梁敬壽,理事林良進,唐榮楠,林苞可,黃景唐,俞書營,林火清等。

丹泗設立分社

一九五五年,民丹莪林外國等具函要求在民丹設立分社,因此詩巫同樂社俱樂部,遂改名稱為第三省同樂社俱樂部,以詩巫為轂社,民丹為分社,民丹分社成立開幕之日,詩巫轂社集合百餘人,連同戲劇組演員等,前赴民丹同申慶祝。並在民丹東方戲院,獻演閩劇三日三夜,場面熱鬧空前,演出閩劇由黃念松擔任導演,演出堪獲好評。

一九五六年,泗里街黃禎義等,亦具函請求在泗里街設立分會。在成立開幕之日,詩巫轂社也同樣廣邀社員,赴泗參加開幕禮,並在泗里街國泰戲院獻演閩劇三晚,為泗里街分社成立,增添熱鬧氣氛。

設立互助股

同年為設立互助股籌募基金,同樂社戲劇組假座皇宮戲院義演閩劇一晚,門票收入三千多元,悉數捐充互助股基金,所有會員都同意每年認捐互助金。每逢會員至親父或母逝世時,互股負責人即帶動會員參加執紼,華樂隊及傘隊參加送殯,造成場面熱鬧,同時喪家尚可領取一份千餘元之互助金,但因互助股章程含有缺點,在連續數年之後,即因基金短絀而停辦。

每年農曆八月廿三日,探花府元帥爺神誕,例有酬神演戲三五晚,每次演戲時,即搭建臨時戲臺,及節日過後即須拆除,堪感不方便,後由同樂社執委會議決,向李增成老先生商酌購買地皮,蒙李老先生慷慨答允,只以象徵性之二百元,購得廟前地皮,並由黃聿漢報效建築水泥台柱,遂簡稱永久性戲臺(即現在的臺址)。

一九五八年春,同樂社俱樂部會址,有諧街一號二樓,遷移至中街十一號二樓(前沁香茶室樓上),至一九六八年,再遷至打鐵街卅二號二樓(舊前鋒書店樓上),最後在一九八五年,會址由打鐵街卅二號二樓,遷移育德區探花府廟堂前左邊戲臺下,直至於今。

迄至一九七五年,因舊木板廟堂陳舊不堪,且有倒塌之虞,當時由黃念松擔任主席,遂發動重建廟堂計劃。在唐榮楠,黃德春,劉邦銑等人協助下,終於完成壯舉,建成鋼骨水泥兩層樓式新廟堂,全部耗資十一萬多。同樂社在一九七二年,與勞工公會合資在中華路所購置一間店屋,即因建新廟堂而改賣他人。新廟堂建成之後,即於一九七六年八月廿二日,敦請本州副首席部長拿督阿瑪沈慶鴻部長主持剪綵,宣告落成開幕,並演戲酬神五晚,場面熱鬧,盛況空前。

探府廟堂於一九八五年重修,將廟前與戲台中間的空地連接起來,建造洋灰坪及建設雨蓋,成為同一座建築物,中間的空間地段,作為每年作福及慶祝元帥爺神誕時,設宴擺席的好地方,共耗資四萬多元。一九八七年,改建新戲臺,耗資八萬五千元,遂成為現在堂皇富麗的廟堂。

探花府每年椒例在農曆正月初二晚舉辦年頭福,及農曆十二月十六晚舉辦年尾福,祈求合境平安,風調雨順。但因每年農曆正月元旦及初二晚,都舉辦龍隊,獅隊,花車隊等遊行賀歲,故將年頭福改在每年農曆正月十六晚舉行,此後成為定例。

探花府香火鼎盛

同樂社玉封探花府所供奉的神祗,為九天風火院之田元帥及郭元帥,即所謂元帥爺。其護法神將,為鄭一、鄭二、鄭三、烏哥、白弟及靈犬大獎等,其中以鄭二(俗稱二師父)最為善男信女所敬愛與仰慕。有時善男信女如有所求,二師父在附僮時,每作嬉笑怒駡之詼諧語。信眾如果有緣,都能靜默參詳二師父之詼諧語意,有所領悟而有求必應,故二師父之威名最為膾炙人口,有口皆碑。

上有觀音菩薩神位及車山府神位,而觀音菩薩之靈籤,也是善男信女樂於求取的對象。據稱:如有誠心,向觀音菩薩求籤,大多能為信眾指點迷津,頓開茅塞。故探花府香火旺盛,頂禮膜拜者多。

玉封探花府於每年農曆正月十六晚,舉辦年頭福,以及農曆十二月十六晚,舉辦年尾福時,探花府廟堂內筵開廿餘席,而在農曆八月廿三日,元帥爺神誕時,更是筵開五十餘席,每每座無虛席,於此可見善男信女於探花府之支持與愛護程度矣!因為在每一位善男信女的空虛心靈中,都存有一線希望,希冀有朝一日,緣分來臨時,能夠得到二師父或觀音菩薩之指點迷津,而命途通順,鴻運當頭。

最為善男信女所津津樂道者,厥為十餘年前,一位信男姓番水者,故隱其名在其鴻運當頭時,曾經多次的由二師父的嬉笑怒駡隱語中,參詳領悟而贏得萬字彩票,不下十餘萬元。當然姓番水者,當時亦能知恩報德,捐助大筆金錢,修建廟宇,結果是皆大歡喜!

善男信女樂善好施

同樂社屬下的玉封探花府,數十年來只靠由善男信女所喜舍的香油錢,維持經常開銷。一座堂皇富麗的鋼骨水泥廟堂,也是眾多信士所捐獻,由集腋成裘而興建起來的,如添置更新金龍及醒獅或樂隊樂器用具時,也是動輒以數千元計,這些款項都是來自善男信女的樂捐與喜舍,尚有每年獻捐收以千元計的教育及慈善基金,這些善款又何嘗不是善男信女車門所捐助者?試想這些大筆善款,善男信女們又何以能慷慨輸將,歷久不衰呢?其主要因素不外下列二點:
(1) 二師父的威靈顯赫,以及觀音菩薩的靈籤能指點迷津,或多或少會影響信士們的心理,希望能因種善果,而獲得神明庇佑也。
(2)同樂社領導層紳明取之社會,用之社會之至理,尤其對於慈善,教育等社會事務,輒能以身作則,不落人後,甚而率先倡導,頗受贊許,同時對於華族民間藝術的古裝喜劇,黃梅調,福州戲,高腳團,舞龍,舞獅等國粹,敢於犧牲精神,體力與實踐。這種難能可貴的高尚精神,值得欽佩與讚揚,相信也是獲得信眾最大支持與愛護的最大因素。

為教育慈善出錢出力

同樂社同人對於教育文化,慈善賑濟等社會事務,更是戮力提倡,其所作出之貢獻,充分表揚取之社會,用之社會的傳統美德,且看下列同樂社的流水帳,足資證明。

1939年,工餘歌劇團(同樂社之前身)響應詩巫籌賑會之號召,為籌款賑濟中國難民而舉辦義演,籌得大量金錢與物資,交由籌賑會匯回中國賑濟難民。

1952年,同樂社探花府接受古晉廣澤尊王神誕慶祝籌委會邀請,參加神誕大遊行,同時在快樂世界遊藝場,為防癆協會籌款而義演一晚,博得好評。

1958年,同樂社戲劇組,為天真學校建校籌款而舉辦義演,門票收入捐充該校建校基金。

1960年,同樂社戲劇組,為僑南學校建校款而舉辦義演,門票收入捐充該校建校基金。

1972年,同樂社戲劇組,為馬來族興辦之亞板阿里學校建校籌款而舉辦義演,門票收入捐充該校建校基金,為興辦教育而不分種族,不拘宗教信仰的精神可嘉,值得表揚。

1978年年,同樂社響應詩巫中華總商會之號召,捐獻救濟金二百元正。

1979年,第三省華團主辦千人宴,為籌募基金,同樂社獻捐一千元正。

1980年,詩巫人聯青年團,為獨中籌募辦學基金,舉辦大獅大會串,同樂社派獅隊參加演出。

1981年,詩巫獨中董聯會,為籌募辦學基金而舉辦遊藝會,同樂社派出戲劇組參加義演,同時為響應獨中董聯會號召,同樂社獻捐一千五百元正,充作該會辦學基金。

1983年,同樂社獻捐三百元正,充作詩巫中華轂商會文化館,購置圖書基金。

1986年,同樂社獻捐一千元正,充作黃乃裳中學辦學基金。 同樂社獻捐三百元正,充作敦化中學銅樂隊,購置樂器基金。

1987年,同樂社獻捐一千元正,充作獨中董聯會辦學基金。 同樂社派出龍隊,參加由第三省華團所主辦的中秋節園遊會表演助興。

1988年,為光民中學籌募辦學基金,同樂社戲劇組舉辦義演,收入捐充該校辦學基金。

1992年,同樂社獻捐一千元正,充作黃乃裳中學建體育館基金。

同樂社舉辦歌唱比賽,由賴萬蟾擬訂比賽細則,費用及獎品,則由鄭華強及藍茂忠聯合報效。

會員子女教育基金

尚有值得一提者是:同樂社從一九八八年起至一九九二年,已連續頒發五屆會員子女教育獎勵金,計開:
1988年由藍茂忠報效全部獎金。
1989年由池其容報效全部獎金。
1990年有鄭黃美金女士(鄭華強令堂)報效全部獎金。
1991年有鄭及榮報效全部獎金。
1992年由許仕燦報效全部獎金。

希望能夠再接再厲,從此連續不斷地每年都有會員子女獎勵金之頒發,籍使會員子女永遠都受惠無窮,是為幸甚!

結語:

總而言之:有同樂社所創立與訓練之龍隊,獅隊,高腳團,戲劇組,花車隊及陸地行舟隊,都能充分表達華族民間文化藝術多彩多姿的內涵,在參加國慶,元首誕辰或任何各族統合的詳日慶典的大遊行里,榮樂攝的隊伍,一直都是最特出及引人入勝者,是同樂社同人應感到驕傲的一面。

希望長此再接再厲,用無休止地為華族民間文化,藝術的發揚光大,而出一分力,發一分光,永遠作為龍的傳人的繼承者,籍使華族的傳統國粹,能薪火長傳人永遠燦爛光輝,是為厚望焉!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