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巫店屋租戶聯合會

簡史:

詩巫店屋租戶聯合會為租戶一個具代表性之組織,旨在維護工商業店屋所有租戶之切身利益、促進彼此之間之團結與合作,以集體力量與業主保持商談和藹關心,並致力謀求改善租戶之工作、環境與生活條件。 它創立于一九五四年,由前輩罗志平、黃义镐、丁文琦、盧景山、劉子欽、郭已福諸先生發起籌組,至今屆指數來已有五十餘年之歷史。 在殖民地政府時期,政府為保障商家之利益,于一九五四年實施一項店屋統制法令,即凡在一九五四年之前所建築完成之店屋,商人承租後不得任意加租,除非雙方同意,經過政府法庭裁奪後才可有限度及合理之提高租金。 殖民地政府提出此項法令之保障是當在店屋缺少之情況下,商家得以安心營業,不受業主干擾。 這對促進當時至地方穩定,經濟繁榮起來推動作用。 時至本州加入大馬之後,一九七三年政府提出租金統治(修正)法案,本會認為此對租戶很不利而加以極力反對。 不久,政府即特設一調查委員會在詩巫市議會早開,以聽取各造有關人士之意見,經本會提呈意見書及在全體執委陳情力爭之下,結果政府酌量情況,俯察民情,予以暫緩實施。

迄至一九八四年,本州政府又在立法議會,提出“租管(廢除)法案”。 在未全面徵求各界尤其租戶商人的意見之情況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手法在立法倉促被通過了。 這項法案的提出,經本會聯通全砂租聯總會堅決反對之後,暫緩實施四個月,最後于五月一日正式強制實行。 此法令之廢除是全砂租戶一個歷史之轉點,租戶命運從此由平定時期走向一個困難時期。 此起,各地店屋租金馬上漲價。詩巫店屋一間由七、八百元上升到三、四千元,尚須先交按底金。 許多本會會員顧及眼前處境與業主重訂三年或五年之協約,餘者有的經受不起高昂租金負擔而被迫搬遷、停業或轉行。 政府原本要通過此項法令美名其名為“美化城市”,但卻造成許多商店被分隔成前、後、中間小段,各自為政,參差不齊。 過去不應許抬高租金,現下不受控制而抬高得離譜。 據會員反映,本市商業中心地區每條街每年都在改換招牌(華人之禁忌)。 短短五年來,租金漲幅增至一百巴仙,平均每年提高二十巴仙,許多租戶不得不利用剩餘空間如五角基(二尺內)、溝旁、小巷,甚至住宅當商業做買賣,有者卻還與業主糾纏不清告上法庭。 這種種後遺現象,導致商業信譽下降、市場混亂、社會秩序偏差、投資者更是望而止步。

由於受到租管法令廢除之沉重打擊,本會會務發展也深受影響,會員流動性很大,人數逐漸稍退,新會員認進會無保障採取觀望態度。 雖然面對此種內外交困情況,幾年來,本會毅然盡其所能,不遺餘力為會員力爭應有的權益,除了對內做到調節會員之間之糾紛、協助會員向業主追討必要的賠償、照顧及關心會員之福利教育等等;對外通過各項途徑,例如:法令被廢除初期,本會聯通總會以法律程序與政府周旋。 本會派遣代表會見部長、前州元首陳情,呈備忘錄予我國首相、與中華總商會對話、出席政黨社團座談會、會見國州議員、通過最高華社團體華團提呈提案表達意見等等。 本會的爭取工作獲得了社會各界人士之認同與支持,其間華團一連二屆會員大會通過本會之要求提案,各執政及反對黨在選舉中列入選舉宣言提綱內容,並且尚獲得有正義感立委來函表示支持將協助在立法會中提出等等。 但是由於人為之客觀因素之阻難,本會之願望未臻實現之地步,今後尚須當長期目標而繼續努力!

本會咸認廢除租管法令已實施多年,既已成事實,但其帶來之課題關係頗大,過於偏袒一方,使另一方全無權益保障必將影響其求生之計。 現下詩巫店屋供求雖能向平衡,但作為租戶階層就目前而言根本無購買之能力。 因此,租金市場繼續不合理,不穩定存在租者仍受貴租所煎熬。 基於長期以來的城市畸形發展,特殊條件應予以考慮。 為一方面無條件購買力而又受高昂租金所高壓之“夾心”租戶民生著想,為縮短貧富之鴻溝,如果有關當局能尋求一項“兩全其美”之解決方法,則本會會員幸哉!社會幸哉!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