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巫福州公會

詩巫福州公會第三十二屆理事陣容

主席:劉伯舉
署理主席:劉久生
第一副主席:本固魯張東儒
第二副主席:甲必丹劉乃禎
第三副主席:黃家木
第四副主席:陳發枝
第五副主席:詹延忠
第六副主席(青年團團長):池德理
第七副主席(婦女組主任):劉本修
秘書長:鄭重慶
副秘書長:郭金斌
英文秘書:鄭作瑞
國文秘書:劉恭勇
正財政:劉強開
副財政:劉永全
正總務:甲必丹許道平
副總務:黃家順
正福利:黃福聲
副福利:劉嘉雲
正交際:本固魯陳德鍇
副交際:丁華益、甲必丹黃招武
正文化:張延進
副文化:鄧萬秋
正康樂:劉淑媚
副康樂:甲必丹黃希添
正監察:羅仁強
副監察:詹世坤、吳大興
正經濟:甲必丹劉賢遠
副經濟:應天財
正資訊:劉揚光
副資訊:張昌修
正組織:張昌錦
副組織:程俍文
執行委員:林增和、黃聲訪、劉玴材、劉為仲、張永力、林漢武、黃敬億、邱祥鑌、張益堅、詹知運
青年團秘書:吳晶晶
婦女組秘書:張惠英

簡史

詩巫又名新福州,該名稱已於一九〇一年獲砂拉越王批准而在公報四月份公佈,乃馬來西亞聯合邦之砂拉越州詩巫省之省會。 地瀕拉讓江畔,離南中國海有八十哩之遙。 該地之有福州同鄉居住者,始自港主黃乃裳於一九〇一年率閩清、古田兩邑鄉人來此墾荒。

當時中國清政不靖,民生凋敞。 黃乃裳極思覓得海外美地,作為鄉人移殖的新天地。 遂於己亥秋,買棹遍行英荷各屬,尋找可墾殖之土。 探入拉讓江域流時,見江水浩渺,源遠流長,至詩巫,兩岸地廣人稀,皆是原始森林地帶,樹木蒼鬱,土質肥沃,可容萬人耕種,遂謀與越王訂開定墾條約,策劃招工。 其約字謂:墾民來越墾殖,越王允借貸予農民作開荒耗用,墾民應得有政府所分配足夠之耕作土地,並發地契,在墾場中政府擔任建築適宜的大路,碼頭與小路,以利交通,關於土人干擾墾場之事,政府負完全保護墾民之責,政府不准任何人入墾場開賭,不准外人在墾場售賣鴉片,政府准許墾民購買鳥槍,保護農作物免受獸害,墾民開墾成功發展時,政府准其經營商業。

立約後,黃港主遄返福州,經古田、閩清、侯官等縣開始招工。 第一批得七十二人,由力昌君率領先行,於十二月廿三日由福州動身,至翌年二月廿日至詩巫,第二批由黃港主親身帶領五百三十五人,至三月十六日抵詩巫,一九〇二年一月間,港主送力昌返閩時,續招第三批農工五百十一人至六月七日到達詩巫。 此後,農工皆自動陸續前來,無從統計。

初到新福州墾場之福州同鄉,以新厝安為根據地,後來古田兄弟搬到黃師來及下坡一帶居住。 他們各在各的所分配之土地上墾殖,勤於農務,鮮有往來。 尤其處於偏僻地區者,與土人相處,因語言之不同而隔膜,更形孤單。 於是一班有識之士,於墾荒之第二年,即一九〇二年遂發起設立福州會館於市區,此則可讓同鄉在工餘之暇,作為聚首共話桑麻之處,並在此開荒環境中,若遭遇有困難,可守望相助,共商對策,因此該會館變成『福州人之家』。

蓋因墾場殖民日眾,所需之墾地日廣,於是同鄉混入土著地區與各民族雜處,因而人事日繁,聯絡更形不易,至一九〇九年,遂有鄉賢許逸夫君提倡擴大鄉會組織,將福州會館改名『光遠社』,團結同鄉,聯絡感情,共同發展華教及辦理慈善事業,排難解紛並協助政府維持治安工作。

華人重視教育事業,自古互然。 所以墾場之教育即始於一九〇一年,天主教會設立一所英文專修學校於市區,開墾場學校之先聲,後衍為今之聖心學校。 一九〇二美以美教會在墾場發祥地新珠安開辦英華學校,後衍為毓英女校,最後改名為衛理學校。 後來因墾場民向拉讓江上下游發展開來,學校也跟著墾地發展而到處建立起來。

至於當時墾場之農作物,多是種植蔬菜,水果與胡椒,而第一個提供種橡膠者是黃景和牧師,因膠價高且穩定,後來墾場便幾乎全部種植橡膠樹。 衹因種植橡膠佔地廣,詩巫地域不夠應用,所以墾民便作向外發展計劃。 一九一〇年福州墾場便發展至加拿逸,一九一二年至泗里街,一九一四年至汶萊馬來奕,一九二〇至峇南,一九二二年至民丹莪,一九二三年至加帛,一九二五年至木膠,一九二六年至實巴河,一九三六年之盧兜,一九五四年至民都魯,一九五七年至林夢,至於福州同鄉何時在古晉與美里及老越等地謀生者,沒有歷史性記載,很難稽考。 況且初到該地區的人們,多是從事商業,非為墾荒工作。 但是我福州同鄉每到一個新地區墾荒時皆有設立福州公會,以便聯絡同鄉感情,守望相助,共謀墾場之發展。 所以各地我福州墾場得有輝煌成就,端賴有福州公會之組織,以團結同鄉之力量共向墾場之目標去發展,至今在砂拉越境內便有廿二個福州同鄉會組織了。 而且於一九八二年也創立了『砂拉越福州社團聯合總會』。

一九二五年,政府將詩巫華人墾場分為十二區,委任區長創達政令,因此『光遠社』只專辦同鄉慈善事業,於是改名為『光遠慈善社』。 當時該社在南蘭律紅水溝處置一木屋,福州墾場中有得病往市求診者,以此作為臨時宿舍,稱便不已。 及至一九四一年,詩巫淪日,會務陷於停頓。
一九四五年九月,詩巫光復,關心鄉團組織之僑領,鑑於本地經三年八個月浩劫後,同鄉遁跡各地失去聯絡,為團結同鄉力量,共謀利益計,即籌組『福州公會』。 而於一九四七年一月五日宣告成立,『光遠慈善社』之組織仍舊保留,他則負責慈善福利工作而已。

福州公會成立後,執委們感到如此無自己會所,進行各項活動,其覺不便,於是發動籌建會所工作,如火如荼,積極進行。 為時恰得本邦高級官員林守駰(O.B.E)鄉賢退休,他不遺餘力,獻身公會,協同公會領袖遍歷砂州各地,向同鄉勸募建築經費,集腋成裘,眾擎易舉,一座巍峨會所更於一九五一年三月十六日宣告落成。 開幕之日,時適墾荒五十週年紀念,雙重慶典,場面熱鬧非常。

一九五七年,『光遠慈善社』因木屋已呈破陋,遂於木杰立麻地方起蓋一所新宿舍,該宿舍分為上下兩樓,樓上及樓下闢房九間及沖涼房,廁所四間並另建一座廚房,供遠方寄宿者起伙食用。 該社除收留貧病者在宿舍醫療外,尚有施贈醫藥、糧食或金錢;街場或醫院無人收埋之屍體,該社有施贈棺木及資助埋葬費用等。 例常開銷每月約要付出四千元。

近年來福州墾場之農民因墾地缺乏,陸續向遷外遷移,但在詩巫的發展還是一日千里。 因世界各地受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影響,建築物大都毀壞了。 光復後極需重建。 在重建過程中,木材需量頗大,而拉讓江上之原始森林是大派用場。 於是詩巫大部分同鄉都向木材業這一行去謀利。 在此二,三十年來,經營木材業大都成為巨富,而且無形中促進詩巫之商繁榮起來,近年來的商店如雨後春筍,不斷地建立,單在詩巫市面上就擁有一千多間。 不管那一行業也都有福州同鄉經營。 不但商業繁盛,就是各類工廠也到處林立,尤其木材加工廠特別多。 詩巫居民多,出產品多,也刺激了航業發達起來,尤其來往世界各地的貨輪,每日不斷地在詩巫海港碼頭起卸出口胡椒、碩莪粉、橡膠、可可,以及最大宗的木材,進口多是舶來品,糧食等。 至於陸路交通方面,只汽車及莫多西卡將達七萬輛之多。

詩巫墾場人口將近廿多萬,福州同鄉將佔有六十多巴仙。 自本州淪日光復後,樹膠價格一蹶不振,墾民多向其他途業謀求生存,只有一小部分人口在墾地上種植胡椒、可可、蔬菜及水果度生活。 所以墾區人民遷至市區而鄉區變成冷落不堪了。 目前墾場中的學校尚且普及,政府津貼中學有八間,華人私立中學七間,國民型小學四十九間,國民小學兩間,福州同鄉很重視子女教育,在此墾場中經有國內外大學畢業者不下六百人。

福州公會成立迄今已四十餘年了,其會務活動除為同鄉排難解紛外,並協助政府推行許多政策,甚獲政府之信賴。 本會自一九五七年起為鼓勵會員子女努力向學,頒發會員子女教育獎勵金,另獲同鄉黃信鑑及許香遠君各捐一萬元作為黃,許獎學金。 為了團結全國及全州同鄉共同爭取同鄉之利益,遂於一九六六年參加馬來西亞福州社團聯合總會,一九八二年參加砂拉越福州社團組織,為了共謀詩巫華人之利益,於一九七八年與詩巫各華人社團組織了詩巫華人社團聯合會。 本會為了促進會務之發展並謀求會務之接班人,遂於一九七七年設立青年團,一九八五年設立婦女組,而且從此之後本會會務之活動多由他們來協助進行。
詩巫福州墾場為了昭彰先賢功德,策勵後輩努力,每於五十週、六十週、七十週、八十週、九十週年均鋪張揚厲,大事慶祝,且出版紀念刊以誌其十年來之胉場中各項及各途業之發展情況,記載甚詳,俾給後輩者藉資參考,是故勿容筆者在此細述。

隨著歲月的增長,福州同鄉不斷地增加,福州公會勸請符合社團法令之所有同鄉申請入會,以壯大公會之力量,為同鄉爭利益,為社會謀繁榮,為國家增富強。

本會係馬來西亞福建社團聯合總會,馬來西亞福州社團聯合總會,砂拉越福州社團聯合總會為會員,每年均派代表出席該總會之會員代表大會。 本會曾被選為大馬福總會乃砂州福州總會主席及副主席之職。 舉凡大馬與砂州之同鄉會有舉辦慶典時,本會均派代表參與其盛。

一九九〇年本會曾派代表出席在星洲召開之第一屆世界福州十邑同鄉大會,本會代表拿督張曉卿而被選為主席。

一九九二年有九四日至七日,本會承辦了第二屆世界福州十邑同鄉大會,來自各地嘉賓近千人。 開耗龐大,其中花了十七萬元攝一部『百年奮發』幻燈片,材料充實,啟發新知,很是值得。 本年度曾舉辦民族舞蹈比賽,參加者計十七隊,觀眾不下三千人,場面偉大,可謂空前。

而今本會青年團與婦女組是本會會務活動之中堅分子。 但自成立以來,每年除參加大馬及砂榕屬聯總會活動外,均派大批人員參加砂沙運動會所舉辦之多項運動比賽,且獲多項冠軍獎品。 對參加華青團所舉辦之一切健康活動,是不遺餘力。 本會青年團曾組團訪問過星馬泰及台灣各地等同鄉會,而今年,並計劃於十一月組織中國尋根觀光團訪問中國大陸。

婦女組於一九七二年所主辦的『母親之最』及一九九三年主辦的『子孫滿堂』比賽,乃是詩巫破天荒之創舉,甚得社會人士之好評。詩巫又名新福州,該名稱已於一九〇一年獲砂拉越王批准而在公報四月份公佈,乃馬來西亞聯合邦之砂拉越州詩巫省之省會。 地瀕拉讓江畔,離南中國海有八十哩之遙。 該地之有福州同鄉居住者,始自港主黃乃裳於一九〇一年率閩清、古田兩邑鄉人來此墾荒。

當時中國清政不靖,民生凋敞。 黃乃裳極思覓得海外美地,作為鄉人移殖的新天地。 遂於己亥秋,買棹遍行英荷各屬,尋找可墾殖之土。 探入拉讓江域流時,見江水浩渺,源遠流長,至詩巫,兩岸地廣人稀,皆是原始森林地帶,樹木蒼鬱,土質肥沃,可容萬人耕種,遂謀與越王訂開定墾條約,策劃招工。 其約字謂:墾民來越墾殖,越王允借貸予農民作開荒耗用,墾民應得有政府所分配足夠之耕作土地,並發地契,在墾場中政府擔任建築適宜的大路,碼頭與小路,以利交通,關於土人干擾墾場之事,政府負完全保護墾民之責,政府不准任何人入墾場開賭,不准外人在墾場售賣鴉片,政府准許墾民購買鳥槍,保護農作物免受獸害,墾民開墾成功發展時,政府准其經營商業。

立約後,黃港主遄返福州,經古田、閩清、侯官等縣開始招工。 第一批得七十二人,由力昌君率領先行,於十二月廿三日由福州動身,至翌年二月廿日至詩巫,第二批由黃港主親身帶領五百三十五人,至三月十六日抵詩巫,一九〇二年一月間,港主送力昌返閩時,續招第三批農工五百十一人至六月七日到達詩巫。 此後,農工皆自動陸續前來,無從統計。

初到新福州墾場之福州同鄉,以新厝安為根據地,後來古田兄弟搬到黃師來及下坡一帶居住。 他們各在各的所分配之土地上墾殖,勤於農務,鮮有往來。 尤其處於偏僻地區者,與土人相處,因語言之不同而隔膜,更形孤單。 於是一班有識之士,於墾荒之第二年,即一九〇二年遂發起設立福州會館於市區,此則可讓同鄉在工餘之暇,作為聚首共話桑麻之處,並在此開荒環境中,若遭遇有困難,可守望相助,共商對策,因此該會館變成『福州人之家』。

蓋因墾場殖民日眾,所需之墾地日廣,於是同鄉混入土著地區與各民族雜處,因而人事日繁,聯絡更形不易,至一九〇九年,遂有鄉賢許逸夫君提倡擴大鄉會組織,將福州會館改名『光遠社』,團結同鄉,聯絡感情,共同發展華教及辦理慈善事業,排難解紛並協助政府維持治安工作。

華人重視教育事業,自古互然。 所以墾場之教育即始於一九〇一年,天主教會設立一所英文專修學校於市區,開墾場學校之先聲,後衍為今之聖心學校。 一九〇二美以美教會在墾場發祥地新珠安開辦英華學校,後衍為毓英女校,最後改名為衛理學校。 後來因墾場民向拉讓江上下游發展開來,學校也跟著墾地發展而到處建立起來。

至於當時墾場之農作物,多是種植蔬菜,水果與胡椒,而第一個提供種橡膠者是黃景和牧師,因膠價高且穩定,後來墾場便幾乎全部種植橡膠樹。 衹因種植橡膠佔地廣,詩巫地域不夠應用,所以墾民便作向外發展計劃。 一九一〇年福州墾場便發展至加拿逸,一九一二年至泗里街,一九一四年至汶萊馬來奕,一九二〇至峇南,一九二二年至民丹莪,一九二三年至加帛,一九二五年至木膠,一九二六年至實巴河,一九三六年之盧兜,一九五四年至民都魯,一九五七年至林夢,至於福州同鄉何時在古晉與美里及老越等地謀生者,沒有歷史性記載,很難稽考。 況且初到該地區的人們,多是從事商業,非為墾荒工作。 但是我福州同鄉每到一個新地區墾荒時皆有設立福州公會,以便聯絡同鄉感情,守望相助,共謀墾場之發展。 所以各地我福州墾場得有輝煌成就,端賴有福州公會之組織,以團結同鄉之力量共向墾場之目標去發展,至今在砂拉越境內便有廿二個福州同鄉會組織了。 而且於一九八二年也創立了『砂拉越福州社團聯合總會』。

一九二五年,政府將詩巫華人墾場分為十二區,委任區長創達政令,因此『光遠社』只專辦同鄉慈善事業,於是改名為『光遠慈善社』。 當時該社在南蘭律紅水溝處置一木屋,福州墾場中有得病往市求診者,以此作為臨時宿舍,稱便不已。 及至一九四一年,詩巫淪日,會務陷於停頓。
一九四五年九月,詩巫光復,關心鄉團組織之僑領,鑑於本地經三年八個月浩劫後,同鄉遁跡各地失去聯絡,為團結同鄉力量,共謀利益計,即籌組『福州公會』。 而於一九四七年一月五日宣告成立,『光遠慈善社』之組織仍舊保留,他則負責慈善福利工作而已。

福州公會成立後,執委們感到如此無自己會所,進行各項活動,其覺不便,於是發動籌建會所工作,如火如荼,積極進行。 為時恰得本邦高級官員林守駰(O.B.E)鄉賢退休,他不遺餘力,獻身公會,協同公會領袖遍歷砂州各地,向同鄉勸募建築經費,集腋成裘,眾擎易舉,一座巍峨會所更於一九五一年三月十六日宣告落成。 開幕之日,時適墾荒五十週年紀念,雙重慶典,場面熱鬧非常。

一九五七年,『光遠慈善社』因木屋已呈破陋,遂於木杰立麻地方起蓋一所新宿舍,該宿舍分為上下兩樓,樓上及樓下闢房九間及沖涼房,廁所四間並另建一座廚房,供遠方寄宿者起伙食用。 該社除收留貧病者在宿舍醫療外,尚有施贈醫藥、糧食或金錢;街場或醫院無人收埋之屍體,該社有施贈棺木及資助埋葬費用等。 例常開銷每月約要付出四千元。

近年來福州墾場之農民因墾地缺乏,陸續向遷外遷移,但在詩巫的發展還是一日千里。 因世界各地受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影響,建築物大都毀壞了。 光復後極需重建。 在重建過程中,木材需量頗大,而拉讓江上之原始森林是大派用場。 於是詩巫大部分同鄉都向木材業這一行去謀利。 在此二,三十年來,經營木材業大都成為巨富,而且無形中促進詩巫之商繁榮起來,近年來的商店如雨後春筍,不斷地建立,單在詩巫市面上就擁有一千多間。 不管那一行業也都有福州同鄉經營。 不但商業繁盛,就是各類工廠也到處林立,尤其木材加工廠特別多。 詩巫居民多,出產品多,也刺激了航業發達起來,尤其來往世界各地的貨輪,每日不斷地在詩巫海港碼頭起卸出口胡椒、碩莪粉、橡膠、可可,以及最大宗的木材,進口多是舶來品,糧食等。 至於陸路交通方面,只汽車及莫多西卡將達七萬輛之多。

詩巫墾場人口將近廿多萬,福州同鄉將佔有六十多巴仙。 自本州淪日光復後,樹膠價格一蹶不振,墾民多向其他途業謀求生存,只有一小部分人口在墾地上種植胡椒、可可、蔬菜及水果度生活。 所以墾區人民遷至市區而鄉區變成冷落不堪了。 目前墾場中的學校尚且普及,政府津貼中學有八間,華人私立中學七間,國民型小學四十九間,國民小學兩間,福州同鄉很重視子女教育,在此墾場中經有國內外大學畢業者不下六百人。

福州公會成立迄今已四十餘年了,其會務活動除為同鄉排難解紛外,並協助政府推行許多政策,甚獲政府之信賴。 本會自一九五七年起為鼓勵會員子女努力向學,頒發會員子女教育獎勵金,另獲同鄉黃信鑑及許香遠君各捐一萬元作為黃,許獎學金。 為了團結全國及全州同鄉共同爭取同鄉之利益,遂於一九六六年參加馬來西亞福州社團聯合總會,一九八二年參加砂拉越福州社團組織,為了共謀詩巫華人之利益,於一九七八年與詩巫各華人社團組織了詩巫華人社團聯合會。 本會為了促進會務之發展並謀求會務之接班人,遂於一九七七年設立青年團,一九八五年設立婦女組,而且從此之後本會會務之活動多由他們來協助進行。
詩巫福州墾場為了昭彰先賢功德,策勵後輩努力,每於五十週、六十週、七十週、八十週、九十週年均鋪張揚厲,大事慶祝,且出版紀念刊以誌其十年來之胉場中各項及各途業之發展情況,記載甚詳,俾給後輩者藉資參考,是故勿容筆者在此細述。

隨著歲月的增長,福州同鄉不斷地增加,福州公會勸請符合社團法令之所有同鄉申請入會,以壯大公會之力量,為同鄉爭利益,為社會謀繁榮,為國家增富強。

本會係馬來西亞福建社團聯合總會,馬來西亞福州社團聯合總會,砂拉越福州社團聯合總會為會員,每年均派代表出席該總會之會員代表大會。 本會曾被選為大馬福總會乃砂州福州總會主席及副主席之職。 舉凡大馬與砂州之同鄉會有舉辦慶典時,本會均派代表參與其盛。

一九九〇年本會曾派代表出席在星洲召開之第一屆世界福州十邑同鄉大會,本會代表拿督張曉卿而被選為主席。

一九九二年有九四日至七日,本會承辦了第二屆世界福州十邑同鄉大會,來自各地嘉賓近千人。 開耗龐大,其中花了十七萬元攝一部『百年奮發』幻燈片,材料充實,啟發新知,很是值得。 本年度曾舉辦民族舞蹈比賽,參加者計十七隊,觀眾不下三千人,場面偉大,可謂空前。

而今本會青年團與婦女組是本會會務活動之中堅分子。 但自成立以來,每年除參加大馬及砂榕屬聯總會活動外,均派大批人員參加砂沙運動會所舉辦之多項運動比賽,且獲多項冠軍獎品。 對參加華青團所舉辦之一切健康活動,是不遺餘力。 本會青年團曾組團訪問過星馬泰及台灣各地等同鄉會,而今年,並計劃於十一月組織中國尋根觀光團訪問中國大陸。

婦女組於一九七二年所主辦的『母親之最』及一九九三年主辦的『子孫滿堂』比賽,乃是詩巫破天荒之創舉,甚得社會人士之好評。史
詩巫又名新福州,該名稱已於一九〇一年獲砂拉越王批准而在公報四月份公佈,乃馬來西亞聯合邦之砂拉越州詩巫省之省會。 地瀕拉讓江畔,離南中國海有八十哩之遙。 該地之有福州同鄉居住者,始自港主黃乃裳於一九〇一年率閩清、古田兩邑鄉人來此墾荒。

當時中國清政不靖,民生凋敞。 黃乃裳極思覓得海外美地,作為鄉人移殖的新天地。 遂於己亥秋,買棹遍行英荷各屬,尋找可墾殖之土。 探入拉讓江域流時,見江水浩渺,源遠流長,至詩巫,兩岸地廣人稀,皆是原始森林地帶,樹木蒼鬱,土質肥沃,可容萬人耕種,遂謀與越王訂開定墾條約,策劃招工。 其約字謂:墾民來越墾殖,越王允借貸予農民作開荒耗用,墾民應得有政府所分配足夠之耕作土地,並發地契,在墾場中政府擔任建築適宜的大路,碼頭與小路,以利交通,關於土人干擾墾場之事,政府負完全保護墾民之責,政府不准任何人入墾場開賭,不准外人在墾場售賣鴉片,政府准許墾民購買鳥槍,保護農作物免受獸害,墾民開墾成功發展時,政府准其經營商業。

立約後,黃港主遄返福州,經古田、閩清、侯官等縣開始招工。 第一批得七十二人,由力昌君率領先行,於十二月廿三日由福州動身,至翌年二月廿日至詩巫,第二批由黃港主親身帶領五百三十五人,至三月十六日抵詩巫,一九〇二年一月間,港主送力昌返閩時,續招第三批農工五百十一人至六月七日到達詩巫。 此後,農工皆自動陸續前來,無從統計。

初到新福州墾場之福州同鄉,以新厝安為根據地,後來古田兄弟搬到黃師來及下坡一帶居住。 他們各在各的所分配之土地上墾殖,勤於農務,鮮有往來。 尤其處於偏僻地區者,與土人相處,因語言之不同而隔膜,更形孤單。 於是一班有識之士,於墾荒之第二年,即一九〇二年遂發起設立福州會館於市區,此則可讓同鄉在工餘之暇,作為聚首共話桑麻之處,並在此開荒環境中,若遭遇有困難,可守望相助,共商對策,因此該會館變成『福州人之家』。

蓋因墾場殖民日眾,所需之墾地日廣,於是同鄉混入土著地區與各民族雜處,因而人事日繁,聯絡更形不易,至一九〇九年,遂有鄉賢許逸夫君提倡擴大鄉會組織,將福州會館改名『光遠社』,團結同鄉,聯絡感情,共同發展華教及辦理慈善事業,排難解紛並協助政府維持治安工作。

華人重視教育事業,自古互然。 所以墾場之教育即始於一九〇一年,天主教會設立一所英文專修學校於市區,開墾場學校之先聲,後衍為今之聖心學校。 一九〇二美以美教會在墾場發祥地新珠安開辦英華學校,後衍為毓英女校,最後改名為衛理學校。 後來因墾場民向拉讓江上下游發展開來,學校也跟著墾地發展而到處建立起來。

至於當時墾場之農作物,多是種植蔬菜,水果與胡椒,而第一個提供種橡膠者是黃景和牧師,因膠價高且穩定,後來墾場便幾乎全部種植橡膠樹。 衹因種植橡膠佔地廣,詩巫地域不夠應用,所以墾民便作向外發展計劃。 一九一〇年福州墾場便發展至加拿逸,一九一二年至泗里街,一九一四年至汶萊馬來奕,一九二〇至峇南,一九二二年至民丹莪,一九二三年至加帛,一九二五年至木膠,一九二六年至實巴河,一九三六年之盧兜,一九五四年至民都魯,一九五七年至林夢,至於福州同鄉何時在古晉與美里及老越等地謀生者,沒有歷史性記載,很難稽考。 況且初到該地區的人們,多是從事商業,非為墾荒工作。 但是我福州同鄉每到一個新地區墾荒時皆有設立福州公會,以便聯絡同鄉感情,守望相助,共謀墾場之發展。 所以各地我福州墾場得有輝煌成就,端賴有福州公會之組織,以團結同鄉之力量共向墾場之目標去發展,至今在砂拉越境內便有廿二個福州同鄉會組織了。 而且於一九八二年也創立了『砂拉越福州社團聯合總會』。

一九二五年,政府將詩巫華人墾場分為十二區,委任區長創達政令,因此『光遠社』只專辦同鄉慈善事業,於是改名為『光遠慈善社』。 當時該社在南蘭律紅水溝處置一木屋,福州墾場中有得病往市求診者,以此作為臨時宿舍,稱便不已。 及至一九四一年,詩巫淪日,會務陷於停頓。
一九四五年九月,詩巫光復,關心鄉團組織之僑領,鑑於本地經三年八個月浩劫後,同鄉遁跡各地失去聯絡,為團結同鄉力量,共謀利益計,即籌組『福州公會』。 而於一九四七年一月五日宣告成立,『光遠慈善社』之組織仍舊保留,他則負責慈善福利工作而已。

福州公會成立後,執委們感到如此無自己會所,進行各項活動,其覺不便,於是發動籌建會所工作,如火如荼,積極進行。 為時恰得本邦高級官員林守駰(O.B.E)鄉賢退休,他不遺餘力,獻身公會,協同公會領袖遍歷砂州各地,向同鄉勸募建築經費,集腋成裘,眾擎易舉,一座巍峨會所更於一九五一年三月十六日宣告落成。 開幕之日,時適墾荒五十週年紀念,雙重慶典,場面熱鬧非常。

一九五七年,『光遠慈善社』因木屋已呈破陋,遂於木杰立麻地方起蓋一所新宿舍,該宿舍分為上下兩樓,樓上及樓下闢房九間及沖涼房,廁所四間並另建一座廚房,供遠方寄宿者起伙食用。 該社除收留貧病者在宿舍醫療外,尚有施贈醫藥、糧食或金錢;街場或醫院無人收埋之屍體,該社有施贈棺木及資助埋葬費用等。 例常開銷每月約要付出四千元。

近年來福州墾場之農民因墾地缺乏,陸續向遷外遷移,但在詩巫的發展還是一日千里。 因世界各地受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影響,建築物大都毀壞了。 光復後極需重建。 在重建過程中,木材需量頗大,而拉讓江上之原始森林是大派用場。 於是詩巫大部分同鄉都向木材業這一行去謀利。 在此二,三十年來,經營木材業大都成為巨富,而且無形中促進詩巫之商繁榮起來,近年來的商店如雨後春筍,不斷地建立,單在詩巫市面上就擁有一千多間。 不管那一行業也都有福州同鄉經營。 不但商業繁盛,就是各類工廠也到處林立,尤其木材加工廠特別多。 詩巫居民多,出產品多,也刺激了航業發達起來,尤其來往世界各地的貨輪,每日不斷地在詩巫海港碼頭起卸出口胡椒、碩莪粉、橡膠、可可,以及最大宗的木材,進口多是舶來品,糧食等。 至於陸路交通方面,只汽車及莫多西卡將達七萬輛之多。

詩巫墾場人口將近廿多萬,福州同鄉將佔有六十多巴仙。 自本州淪日光復後,樹膠價格一蹶不振,墾民多向其他途業謀求生存,只有一小部分人口在墾地上種植胡椒、可可、蔬菜及水果度生活。 所以墾區人民遷至市區而鄉區變成冷落不堪了。 目前墾場中的學校尚且普及,政府津貼中學有八間,華人私立中學七間,國民型小學四十九間,國民小學兩間,福州同鄉很重視子女教育,在此墾場中經有國內外大學畢業者不下六百人。

福州公會成立迄今已四十餘年了,其會務活動除為同鄉排難解紛外,並協助政府推行許多政策,甚獲政府之信賴。 本會自一九五七年起為鼓勵會員子女努力向學,頒發會員子女教育獎勵金,另獲同鄉黃信鑑及許香遠君各捐一萬元作為黃,許獎學金。 為了團結全國及全州同鄉共同爭取同鄉之利益,遂於一九六六年參加馬來西亞福州社團聯合總會,一九八二年參加砂拉越福州社團組織,為了共謀詩巫華人之利益,於一九七八年與詩巫各華人社團組織了詩巫華人社團聯合會。 本會為了促進會務之發展並謀求會務之接班人,遂於一九七七年設立青年團,一九八五年設立婦女組,而且從此之後本會會務之活動多由他們來協助進行。
詩巫福州墾場為了昭彰先賢功德,策勵後輩努力,每於五十週、六十週、七十週、八十週、九十週年均鋪張揚厲,大事慶祝,且出版紀念刊以誌其十年來之胉場中各項及各途業之發展情況,記載甚詳,俾給後輩者藉資參考,是故勿容筆者在此細述。

隨著歲月的增長,福州同鄉不斷地增加,福州公會勸請符合社團法令之所有同鄉申請入會,以壯大公會之力量,為同鄉爭利益,為社會謀繁榮,為國家增富強。

本會係馬來西亞福建社團聯合總會,馬來西亞福州社團聯合總會,砂拉越福州社團聯合總會為會員,每年均派代表出席該總會之會員代表大會。 本會曾被選為大馬福總會乃砂州福州總會主席及副主席之職。 舉凡大馬與砂州之同鄉會有舉辦慶典時,本會均派代表參與其盛。

一九九〇年本會曾派代表出席在星洲召開之第一屆世界福州十邑同鄉大會,本會代表拿督張曉卿而被選為主席。

一九九二年有九四日至七日,本會承辦了第二屆世界福州十邑同鄉大會,來自各地嘉賓近千人。 開耗龐大,其中花了十七萬元攝一部『百年奮發』幻燈片,材料充實,啟發新知,很是值得。 本年度曾舉辦民族舞蹈比賽,參加者計十七隊,觀眾不下三千人,場面偉大,可謂空前。

而今本會青年團與婦女組是本會會務活動之中堅分子。 但自成立以來,每年除參加大馬及砂榕屬聯總會活動外,均派大批人員參加砂沙運動會所舉辦之多項運動比賽,且獲多項冠軍獎品。 對參加華青團所舉辦之一切健康活動,是不遺餘力。 本會青年團曾組團訪問過星馬泰及台灣各地等同鄉會,而今年,並計劃於十一月組織中國尋根觀光團訪問中國大陸。

婦女組於一九七二年所主辦的『母親之最』及一九九三年主辦的『子孫滿堂』比賽,乃是詩巫破天荒之創舉,甚得社會人士之好評。

廣告